琉璃森林

2024-06-11 405 阅读 0 评论
内容页赞助商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藏有一片独特的森林,或许我们未曾涉足其中,但它的存在始终如一,静静地守候在那里,等待我们去探索。在这片森林里,有的人可能会迷失方向,而有的人则注定会再次相遇。生命的旅途上,我们或许会经历迷茫与困惑,但终有一天,我们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森林,与那些命中注定的人再次相逢。

     ——题记

     part1交错

     “每一天,你都有机会和许多人擦肩而过,而你或者对他们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变成你的朋友或是知己。”

     我叫荃,是游走在这个城市里的一个普通女孩子。生活对我而言,亦是一出戏,我一个人溺在里面苦乐悲伤。

     早晨6:30的地铁站,一如往常的拥挤不堪。这是我每天都乘坐的地铁4号线,是城市里最拥挤的线路。人群在站台上汹涌,我拖着背包置身其中,仿佛是一条溺水的游鱼。长长的地铁4号线在众人的期盼下,晃悠悠地进了站,我稍微活动一下僵硬的脖子,戴上耳机,随着人流涌了进去。车厢里混合着烟草与汗液的味道,我靠在车窗上,疲倦地闭上眼睛。

     我叫森,是这个城市里一个平凡的高三生。每天重复地穿梭在石头森林的阴影下,呼吸着城市里混杂着汽油味的空气。

     一如往常,我挤上6:45地铁4号线。潮水似的人群,随时会把人淹没。我费了好大劲在一个角落里站定,不经意地环顾四周。在我左前方有一个女生,长长的微卷的头发,象一把湿漉漉的水草,象牙白的皮肤,睫毛很长,穿着略显凌乱的白棉布t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和一双看起来旧旧的球鞋。她闭着眼睛,戴着耳机,恹恹地靠在车窗上,表情很寂寥。这是我每天都会遇到的女生,总在我之前上车,好象是附近的f中的学生。

     “前方是东园站,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我理了理衣服,准备下车。在我右边有一个男生,斜靠在栏杆上,干净的面容,清爽的头发,呼吸中仿佛有一股淡淡的菊花香。他穿着格子衬衫,暗绿色粗布裤子,挎着单肩包,手里捧着一本书安静地读着,仿佛这一切喧闹都被隔绝。这是我每天都会遇到的男生,总在我之后上车,好象是附近d中的学生。

     这个雨季里的南方城市,城市上空蔓延着潮湿阴冷。我梦游般逆行在人流中,穿过灰色的斑马线。f中的校门抬头就可以望到,这是这里最古老的一所重点高中,我匆匆走过坐满早读学生的林荫道,踏上大理石台阶,走进教室。

     我穿过地铁站通道,再度回归地面,阴郁的天气简直让人对一切失去希望。远处的天边,大块铅灰色的云朵逼仄地笼罩了天空。路过f中时,我不禁抬头看了一眼。穿着制服的学生们飞快地涌进校门,一样的匆忙毫不迟疑。眺望着学校大楼尖顶,仿佛有一种眺望象牙塔的感觉。我刚想离去,身后传来一个男声:“森!”

     我转过身去,眼前是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森,真的是你啊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大志啊。”我努力在脑海里拼凑零碎的记忆,却始终记不起这个戴着厚厚的啤酒瓶底的人是谁。“这么健忘啊,我是你初中的同学。”我的记忆迅速被还原,大志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也一直是我的竞争对手,可是我始终没把这个看起来傻傻的书呆子放在眼里。但是,在中考中,我的自负被考试失利彻底击败,大志上了这所最好的重点高中,而我却混迹于一所普通的三流中学。我停止回忆,朝他淡淡一笑:“好久不见,我还有事,改天再聊。”说罢就想离开这尴尬的地方。大志也没挽留,幽幽地说:“真想不到你会变成这样啊,要不是当年……”我飞奔过繁华的街道,靠在天桥底下大口地喘气。汗水顺着面颊滑下来,我突然有一种晕眩的感觉。

     part2花火

     “原来岁月太长可以丰富,可以荒凉,能忘掉结果,未能忘记遇上。”

     天阴暗了好久,终于下起雨来,我狼狈地回到公寓。电梯缓慢地升到12楼,我摸索着进屋打开电灯,桌子上放着母亲的留言:“晚上我有应酬,不用等我。”我笑笑,这些年来,我早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从小父母经商,常年不在家,一年里也难得见几次。后来他们又分居,父亲去了国外,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个温和的人,他总是用他宽大温暖的手抚摩我的头,而他的面容却甚为模糊,我只记得他摔门离去的背影。

     雨水打击着玻璃窗,水流沿着玻璃滑下来,形成一道道斑驳的轨迹。我换上白棉布睡衣,从冰箱里取出冰水。冰水顺着喉咙滑下,很有质感,我用它刺激我脆弱的胃。小诺从房里走出来,用它的身体蹭着我的小腿。小诺是一只猫,可我更喜欢把它当成我的一部分。我凝视它纯蓝的眼眸,纵容它在我怀里撒娇。它也是和我一样的寂寞,孤独的血液从血管流到心房。我光着脚从木地板上走过去打开音响,暖暖的提琴声顿时充斥整个房间。

     我冒着雨一口气从地铁站冲到家里,母亲在厨房里烧晚饭,父亲在客厅看报纸。我低着头走过去:“爸,我回来了。”父亲从报纸后伸出头来,顺手拧灭了手里的烟:“回来啦,今天模拟考的成绩出来没”我小心翼翼地取出成绩单,递了过去。“啪”的一声,父亲放下报纸用力在桌上一拍:“这种分数,你还有脸回来见我!你这样怎么考重点大学!”我惨笑,即使考了第一父亲还是不会满意的,在他眼里,考不上重点大学就毫无前途可言。我嚅嚅地说:“爸,我想考音乐学院。”“什么”父亲愤怒地站起来,“别提你的什么垃圾音乐,当年你要是不迷这个,早就考上重高了,现在你要去读什么音乐学院我告诉你,死了这条心吧,考不上大学别来见我!”我不语,默默走回房间里。

     雨下得似乎更猛烈了,我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密集的雨帘。推开桌上堆积如山的参考资料,我走到屋角的鱼缸旁。“小黑啊,我要是象你这样不必为读书考试烦心,每天只要游来游去就好了。”我把手指贴在冰凉的鱼缸壁上,看着它游过来,贴近我的指尖。这是鱼缸里唯一的一条鱼,有着长长的尾巴和黑色的鳞片。它只是一条普通的金鱼,却有着最顽强的生命力,别的鱼一条接一条地死去了,而它虽然孤伶伶整日与水草为伴,却活了最久。我又往鱼缸里撒一些鱼食,小黑慢慢的游上水面小口吃了起来。我心想,囚禁在鱼缸里的鱼始终是不幸福的,没有自由连哭泣的权利都被剥夺。

转载文章请注明链接和出处:https://daybao.com/article/69.html
内容页赞助商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 0条,406人围观)
这里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