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的早晨

2024-06-17 403 阅读 0 评论
内容页赞助商

    在凌晨的深邃中,夜色如浓稠的墨汁,雾霭如厚重的轻纱,轻柔地披覆在西子湖畔,仿佛为这美景添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几点星光在夜空中闪烁,宛如点缀在姑娘衣裙上的璀璨珠宝,而东边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则像是为她精心打造的华丽桂冠。此刻,万籁俱寂,唯有宁静与和谐共存。

随着嘀哒、嘀哒的秒针跳动,时间悄然流逝。西边山脚坡下的溪水,宛如一条细长的银链,缓缓融入西湖的怀抱。东方地平线上,第一缕晨光渐渐破晓,温柔地抚摸着这片大地,万物开始逐渐展现出它们独特的轮廓和形态。

在这宁静的清晨,先于人类掌握超声波技术的蝙蝠们,已经开始了它们归巢的旅程,飞回阴暗潮湿的洞穴中享受战利品。而萤火虫们,则带着绿莹莹的光芒,在绿茵茵的草地上轻盈飞舞,仿佛在寻找着新的能源。同时,那些自鸣得意的小虫们,也疲惫地钻入草丛地下,养精蓄锐,为新的一天储备力量。

    办公楼、居民房、娱乐购物场等等依然万籁俱寂,人们还在梦乡里追寻,只有那些饮食服务、环卫工人、刚下夜班或者早起赶路的人们,三三两两地点亮了零零星星的灯光。

    一会儿,太阳还没有露出她那热情的笑脸,光芒却象一双无形的巨大的手臂,慢慢地轻轻卷起铺盖在大地上的帷幔,大地渐渐地映出高山大海的壮观雄姿,平原河流的绵绵秀色,西湖山水的秀丽姿容,一副绝无伦比的淡淡的水墨画卷在我们的眼前呈现,是那样的令人如痴如醉。

    暗淡的天色间,隐约里云雾环绕的山麓像一位慈爱的母亲,端坐在西湖的身后伸出她那纤细的双手,为女儿梳理秀发画眉抹脂。她那朦胧的脸庞浮现着阳春三月淡淡的多彩笑意,小家碧玉般的身段里不时传来轻轻的小鸟歌语,千百条涓涓细流似她绵绵长发飘披在女儿柔软的身上,西湖被滋润修饰的是这般的清澈,那样的秀气,如此的娇艳,愈加年青秀丽。山麓里各种奇洞异石楼阁石碑渗透出醇厚的文化底蕴,在她美丽漂亮的身上散出淡雅的才气、风度和修养,浓浓的书香门第愈是令她雍容端庄而美丽妖娆。

    在这里迎接第一缕阳光的是群山间最高的山峰——北高峰,它位于西湖的西北面,海拔236米,山顶上的财神殿似乎本来就享有涉取太阳金光灿灿的权利,更多的是把它化成闪亮闪亮的“黄金”施舍于天下。难怪天未亮、鸡未鸣,就有人敲响了第一声晨钟。到了大年三十更是人云如潮,加上浓雾飘渺时分真是天上人间,虽是“高处不胜寒”,毕竟“千里共婵娟”。

    沿着北高峰的北线——如同牵扶着母亲的右手,一路上欢跳在树林间觅食的小松鼠,叽叽喳喳地引喉高歌在山谷里的小鸟,仿佛传递着“天亮了”,“天亮了”的欢乐。你听:山峦脚下响起了校园的广播操声,紫云洞前伴随着翩翩起舞的愉悦音乐,抱扑道观传来了传道诵经的木鱼声声,初阳台上迎来了观望日出的男男女女。

    站立在当年叱咤风云统一中国的秦始皇栓绳停船以观沧海的石柱,昔日茫茫无际的海洋,如今已成秀丽迷人的小湖,不见了当年气势磅礴的万顷巨浪,展现了今日含情脉脉的旖旎碧波。身后玲珑剔透的石塔在霞光里显得楚楚动人,不知多少风风雨雨雷鸣电闪的岁月,不晓多少公子哥儿才子佳人的诱惑,她依然是岿然不动地凝望着湖对面的姐妹——雷峰塔,尽管姐妹以前矮小破烂没有她俊俏秀丽,她没有嫌弃她;尽管姐妹现在珠光宝气要比她富贵靓丽,她没有嫉妒她。她知道她们“宝石流霞”与“雷峰夕照”,就是天生一对的缘分。

    登上玉皇山顶已是气虚喘喘,山下的街道商场依然还是静悄悄,这儿早已热闹开了,站在灵虚殿旁和玉皇大帝一起俯瞰西湖的早晨,颇有点腾云驾雾的感觉。几丝雾霭里闪忽着还没熄灭的灯光,晨曦正在轻轻地走入西湖,虽然是朦朦胧胧,外西湖、里西湖、还有近几年恢复修建的西西湖,似已经初露端倪依然是羞答答的美丽少女,正悄悄地掀起薄薄的面莎。

    东西向的白堤,南北向的苏堤和杨公堤,就似那三条绢绢丝带飘绕在西湖间,把西湖巧妙地分割又和谐地连接,使得这大大小小的湖好似唧唧喳喳的仙女们牵着手降落到人间。这三堤分别是唐代的白居易、宋朝的苏东坡、大明的杨孟瑛在杭任官时期,为民办事疏浚西湖所筑之堤,尤为是他们留下脍炙人口的不朽诗章至今传颂。如此的西湖美景,自然也博得了仙女们的青睐,她们不仅仅是为一睹西湖美色,也许是为一察三公政绩,或者是为一寻文墨遗迹而来,以致流连忘返化作了西湖之精灵。

    “三堤”虽都是西湖里的湖堤,同是疏浚西湖之淤泥而筑,同是连接西湖之两头而建,却是异曲同工地集西湖之精华,聚西湖之秀丽,舒西湖之灵气。其位于山水之间,立于诸湖之中,必然也就成了欣赏、品味、陶醉西湖早晨之佳境。

    白堤东边起始于断桥,名曰断桥,实为雪景而成。杭州素有“断桥不断,长桥不长”之景,名曰长桥,实为三米,位于西子国宾馆前。眼前的白堤相携着外西湖和里西湖,立于断桥,淡淡的晨雾里只见长堤几乎与两面的湖水齐平,似一条绿色的锦带在湖中铺向飘渺的远方。偶尔还能听到西湖里传来野鸭的叫声,声波紧依着湖面在宝石山脚荡漾。堤岸两边的杨柳已经挂下长长淡绿的柳丝,几支柳丝调皮地拖曳到湖面,轻轻地戏弄着湖水。

    白堤上,一株杨柳一株桃,桃红柳绿春来早。你看:杨柳间的桃花争相斗艳,大红色的、粉红色的、纯白色的、淡绿色的,这色彩在晨雾里犹如朵朵彩云飘逸在眼前。也有少女般的腼腆依然是含苞欲放,也有幼小的还只是一棵小小的芽苞,一粒小水珠正紧紧地依偎在芽苞上。露珠总是早早地静悄悄地降临,挂满在绿叶上、花朵里、草丛中,晶莹剔透,玲玲可人,阳光下还会反射出点点银光,似那珍珠钻石装点白堤。

    三面的山麓还是蒙胧胧的忽隐忽现,两边的湖面还是蒙胧胧的忽明忽暗,在苏堤上,已是呈现了烟柳香樟相衬,清漪碧波相映的美景,堤在湖中,桥在湖上,三里长堤六座跨桥,更有那望不尽的一堤春色………。堤是这般的绿,桥是那样的秀,步上跨虹桥,满目苏堤春晓,西赏曲院风荷,东闻孤山夜话。漫步苏堤上你可以听见清晨湖水有节奏亲吻堤岸的拍打声;你可以看见在香樟树、杨柳树的林间跳跃唱歌的小鸟们;你可以闻到风儿夹裹着林木、清泉、花草的新空气。静收心神,尽情呼吸,放飞耳目,便令人心旷神怡,情怀生机。

    杨公堤虽没有白堤般的秀美,也没有苏堤般的秀丽,可却在朴实里透出浓浓的秀。这里已不是当年杨公开浚西湖筑堤时,“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水波漪涟之景,三千多米的长堤,一路遮掩着长堤的梧桐,显得清静而有点儿神秘,于是它敞开了自己的胸怀服务于人类,让现代化的车轮一辆辆驶过它的胸膛。

    清晨,几乎与西湖山麓相连的堤桥下,静静地流淌着刚从山上潺潺而来的清泉,慢慢地流入了西湖,滋润养育了秀丽的西湖。轻轻的流水没有惊醒“郭庄”的主人,这是杨公堤第三桥卧龙桥边的园林别墅,濒湖构筑台榭楼阁,湖石假山,玲珑剔透,正对苏堤,可观外西湖,优雅高洁。此时此刻,小息片刻便可领略郭庄清新、婉丽、自然、朴质的气质;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

    山间的清泉在缓缓地流淌,西湖的碧波在微微地荡漾,湖面的雾霭在丝丝地散去,东边的朝霞在然然地变化着。早发的淡红色的霞光正在推顶开头上薄薄的灰闷色云层,金黄色的霞光也赶来帮忙,还有几种色彩融合而发出的五光十色的朝霞,照丽了半边天空,照亮了天地,照明了人间,更是照美了西湖。

    西湖的山麓靓丽了,西湖的湖水清秀了,西湖的老十景新十景都露出了它们秀丽的姿容。碧波在西湖里起伏,不时金光银光,一闪一闪,耀眼灿烂,似那巨龙翻动,又如群鱼跳跃,泛起的波浪向西湖四面层层推去。

    波浪来到了昭庆寺广场,探头羡慕地望着晨练的老人们,“早上好,祝你们青春长驻”;波浪来到了望湖楼下,伸伸手“快看那,西湖越来越美丽”;波浪来到了平湖秋月,拍击着亭阁曲桥的石阶,随着音乐为翩翩起舞的人们伴奏;波浪来到了三潭印月,调皮地攀上了石潭的身上,附耳悄悄地言道“我们得好好感谢人类的呵护”;波浪来到了柳浪闻莺,深深地为手持扫把刚刚收工的城市美容师而感动,“我们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波浪来到了湖滨公园,惊奇地为一座座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大厦,繁华热闹的街道而折服,“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和谐”。

    波浪一层接着一层,波浪一波跟着一波,阳光在波浪里绚烂多彩,阳光在波浪里金光闪闪;鱼儿追随者波浪,鱼儿在波浪间跳跃,时常溅起了那几朵小小的浪花。

    朝霞变成了白云,天空愈加蔚蓝,太阳已经高挂。春日的阳光是温暖的,初升的太阳以越来越白晢热烈的亲热,将耀眼的光芒照射在人的身上,多情的春寒总是在这个时候悄然离去。解冻的大地,换装的山麓,复苏的万物,在阳光的温暖下更显得生机勃勃,更加美丽动人。

    西湖的早晨是很美的,不仅仅在阳光灿烂的早晨,就是在风雨绵绵的早晨,丝丝飘雨而雾霭茫茫的情景,雨落西湖而声景并茂的情感,都会令人感叹西湖早晨之美。到了天寒地冻白雪皑皑的早晨,别有一番风光在眼前,令多少文人才子留下美妙诗篇。

    西湖的早晨是很美的,就是在一年不同的四季,西湖的早晨也是各有千秋姿色——春天的西湖早晨是美丽而青春的美,夏天的西湖早晨是清雅而奔放的美,秋天的西湖早晨是绚烂而朴实的美,冬天的西湖早晨是高雅而静逸的美,西湖的早晨就是这样以其不同的美而感动天下人间,名扬五湖四海。

    西湖的早晨是很美的,在于她有三面秀丽山麓的甘露滋润,在于她有无尽日月星辰的温暖关怀,在于她有人类勤劳聪明的精心呵护。她是天地之合的精灵,她是山水之合的精气,她是人文之合的精神。

    西湖的早晨是很美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宋·苏东坡)。还有那“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卞州。”(南宋·宋升)。这般的美,那样的秀,如此的丽,唐代任杭州知府的白居易感叹道:“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转载文章请注明链接和出处:https://daybao.com/article/70.html
内容页赞助商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 0条,404人围观)
这里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