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苹果破失窃案

2024-01-25 465 阅读 0 评论

这一天,周丁玉一次就卖出肥猪三十头,又办了几件紧要事,回家时已近深夜。他吃过晚饭,将这次的收入和前一次卖猪所得,凑够十万放到一个提包里,计划第二天存到银行去。这样一来,他的账户上就整一百万了,这对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他兴奋地对妻子大声说:"把这十万存进去,咱也是百万富翁了。"

"小声点,你把孩子吵醒了,明天还上不上学?不早了,快睡吧。"妻子小声提醒他,随后便睡去了。

"就睡,就睡。"周丁玉答应着就脱掉衣服关了灯,躺了下来。

然而,隔墙有耳。周丁玉数钱装钱的全过程被后窗户外的一个人看在眼里。他对妻子说的话,也叫那人听得清清楚楚。周丁玉家的后窗户紧邻大街,在家里说话声音稍微高点,就会被街上的行人听到。只不过刚才窗外有人周丁玉并不知道,他只顾高兴地躺到被窝里去了。

就在他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从猪厂方向传来了猪持续不断的嚎叫声,一下把周丁玉惊醒。

妻子也被惊得坐了起来,看了看墙上的表,零点整:"怎么了?都半夜了猪怎么会这么叫呢?"

"我看看去,不是有人在偷我们的猪吧?"周丁玉穿好衣服出门又提了根棍子就向猪厂跑去。

妻子不放心也穿上衣服出了院门,站在那里听着猪厂的动静。夜间看不清猪厂的情况,只听到猪不再叫喊了。有好几个人在猪厂那边说话,应该是别的人家也都看猪去了。谁家都怕猪出了意外,那可是摇钱树啊。

等了有二十多分钟,才看见丈夫拖着棍子回来了。等丈夫走近了妻子急忙问道:"怎么样,猪丢了没有?"

"没有,一头也没丢,其他人家也都没丢。我们几个人查看了半天,闹不清是咋回事,就回来了。走,睡觉去,明天再说。"周丁玉看妻子站在大门外,说着话拉着妻子就回房里了。

两人一觉就睡到第二天早晨七点多,妻子匆忙起来扫了地、洗过脸就开始做饭了。

周丁玉起床后还在想着自己终于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百万元户。他原本想再数一遍钱,但发现提包不见了:"梅花,你拿提包了?"

"没有呀!"妻子听丈夫问起提包,这才向柜子上看去,提包不见了,等于说是十万元不翼而飞了,妻子立刻就愣在了那里。

"坏了,一定是半夜里咱们都不在房里,有人跳墙进来偷走了。"周丁玉说着就冲到院子里四处查看起来。查了半天,也没发现任何问题。他想,自己离开家看猪去,妻子就一直在大门外等着,窃贼从大门进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一定是翻墙进来的!自家的院墙不高,进来个人易如反掌。他又想起了半夜猪叫声。跑回房里就说:"一定是有人使了调虎离山之计,偷去了咱的钱。"

妻子还没明白过来什么调虎离山计时,周丁玉已拨通了报警电话。

村子离县城不远,一会儿就来了两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周丁玉他们认识,叫胡子文,是自家村的女婿。是熟人就少了许多客套。周丁玉一五一十把事发经过作了说明。胡子文他俩听了情况以后一致同意周丁玉的看法:窃贼使了手段让猪叫喊,主人一定起床要去查看便有了可趁之机。于是就房前屋后、院里院外查看起来院墙不高,如果是一高个子加上身强力壮翻个墙头,不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查来查去没发现可疑线索,接着他们又去到猪厂,猪厂也没发现任何情况。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胡子文发现猪圈栏杆下有半个没吃完的苹果。看样子,这苹果被人吃过的时间并不长,应该不超过半天。他想,这半个苹果或许能派上用场,于是先把它带了回去。这半个苹果,是这次现场调查中唯一的实物证据。

周丁玉看着胡子文捡起半个苹果装进袋子,虽然当着熟人的面不便明说,但心里忍不住嘀咕:胡子文该不会是因为破不了案,就拿这半个苹果来敷衍吧?现在满大街都是苹果,哪个人不是想吃就吃?

实际上,胡子文也并没有觉得这半个苹果有什么特别的价值。领导让他负责这个案子,他只是出于职责和职业习惯,尽可能地去寻找线索。在回家的路上,他向周丁玉夫妇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就出门去了解情况。他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因此不需要他们陪同。

经过一天的走访和结合群众意见,胡子文将嫌疑对象锁定在两类人身上:有犯罪前科的人和嗜赌成性的人。他推断,罪犯一定是听到或看到了受害人的钱才起意行窃。虽然缩小了侦破范围,但要确定是哪一个人所为,仍然毫无头绪。

晚上回到局里,胡子文反复思考着案情,却仍找不到突破口。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暂且不提局里的期望,单是村里人那里,他就丢不起这个人。要是日后人们说起谁谁家女婿连个小小的盗窃案都破不了,他还怎么有脸面去破大案?

不知不觉中,他又拿出了那半个苹果,仔细地观察着。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发现被咬过的苹果上有几处血迹。这是怎么回事呢?百思不得其解,他立刻赶回家中,向妻子康玉英请教。康玉英是县医院的检验师,也许她知道原因。

康玉英听完他的问题后说道:“一般来说,这可能是两种情况:一是吃苹果的人舌头或口腔里有破损的伤口;二是患有坏血病,也就是维生素C缺乏症。患有这种病的人,牙龈会经常出血,因此沾染到食物上。”

胡子文一听是这样,没跟妻子打招呼就回到局里。他要求有关人员把苹果上的血迹取下作为标本保存,以备查用。

第二天一早,胡子文再次前往案发现场,仔细询问了事发当晚这几家养猪户。他特别询问了家里是否有人口腔有毛病。结果都说没有。他必须排除这几家养猪户的嫌疑。当晚他们去查看猪厂时吃过苹果,如果是他们所留,那这半个苹果就没有任何意义。不过他没有询问苹果的事,怕打草惊蛇。

这样一来,很有可能是罪犯在实施犯罪时留下的半个苹果。可这个罪犯究竟是谁呢?会不会是有人路过时无意丢下的,而根本与案件无关呢?还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对任何人进行盘问或调查,导致案件的侦破依旧毫无进展?

又过去了两天,案情依旧毫无进展。受害人焦急万分,胡子文也倍感压力。这是他第一次负责一个案子的侦破工作,却如此棘手。而且案件还发生在岳父的村里。

案发第五天的下午,康玉英正在上班时,村里一个叫刘喜奎的年轻人找上门来。他一进门就说:“玉英姐,你快给我做个化验吧。”说完把一张化验单交给了康玉英。康玉英马上为他采了血,告诉他结果明天才能出来,叫他明天来取。刘喜奎离开后,康玉英一看化验单上的症状描述,心中一动:刘喜奎不是个省油的灯。此人一向游手好闲、胆大妄为。于是她决定试探一下,说不准能帮丈夫一点忙。

晚上一回到家,康玉英就把这事告诉了胡子文。

胡子文听后觉得可以试一试,虽然不能确定就是这个人所为,但也许会有所发现。

一个星期的时间匆匆而过,这一天,父母都不在家,刘喜奎独自一人在家陷入沉睡。昨晚打完麻将已是接近天亮,疲惫不堪的他什么也没吃,倒头就睡。

他一直沉睡到十点多,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迅速穿好衣服,打开门一看,来人让他大吃一惊——胡子文,他认识,是胡警官,还跟着一个警察。面对两位警察突然的登门拜访,心里有鬼的刘喜奎脸色大变,一脸的惊讶之色,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他紧张地问:"胡警官,有什么事吗?请进吧。"

胡子文看了一眼刘喜奎,没有说话。他走进房间,四处打量了一番,然后说:"我们只向你了解一件事,没别的意思。"胡子文的话听起来温和得多。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虽然事实证明刘喜奎在案发当晚去过猪厂,但说钱就是他盗窃的,还是有些牵强。因此,他决定观言察色,见机行事。他一直在观察刘喜奎的反应。

刘喜奎已经坐立不安了。他想起了那个晚上十一点左右,他打完牌路过周丁玉家后窗时,突然听到周丁玉正说着"十万"、"百万富翁"的话。他停下脚步,靠近窗户向里边看去。他透过窗帘露出的缝隙看得清清楚楚,周丁玉把十万元放进提包后就去睡觉了。当时他灵机一动,想出一个调虎离山的妙计来。他掏出一个苹果来,一边吃着,一边向周丁玉家猪厂走去。他一走近猪栏,那些猪以为是给它们喂食来了,一齐靠了过来。于是他趁机抓住一头猪的一只耳朵,那头猪立刻就大叫起来,想要挣脱。刘喜奎赶紧扔掉另一只手里的半个苹果,双手把猪紧紧提起来。那头猪更没命地叫喊起来。他估计主人听到了猪叫声,就放开猪,快速地绕道来到周丁玉家院墙外。看着周丁玉去了猪厂后,又见那女人站在院门外,只顾看着猪厂方向。他迅速翻墙入室,毫不费力就得到了十万元巨款。

胡子文见刘喜奎坐立不安的样子,趁热打铁开始问道:"这月的三号晚上你到过些什么地方?可以说说吗?"案发那天正是三号。

刘喜奎一听胡子文问的正是自己最怕问到的事情,赶紧就说:"我和别人摸了几圈麻将,看时间不早了就回家了,哪里也没去呀。"

"那你去过猪厂没有?"胡子文又追问一句。

"猪厂?我去猪厂干什么?没去过。"刘喜奎心里更加慌了,他不能承认去过猪厂,一认就全完了。

这一来,胡子文心里有底了。如果他能痛快承认去过猪厂,说明他心里没鬼,那半个苹果也只是巧合,不能说明问题。既然他不敢承认,那就一定有问题。是时候了,必须乘胜追击。

"我们有充分证据证明你去过猪厂,你还有何话说?"胡子文又强调了一句。

"没有,绝对没有。" 但凡罪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死不认账。他们总是认为自己的罪行天衣无缝,直到铁证如山才不得不认。刘喜奎也不例外,他曾打听过案件的进展,知道警方没有任何线索。他狡猾地否认,起初的慌乱已逐渐被顽抗取代。没有证据,你能拿我怎么办?

"好吧!" 胡子文打开皮包,取出一个半个苹果,在刘喜奎眼前晃了晃。"你不会忘记那天晚上这半个苹果吧?我们有证据证明这半个苹果是你那晚丢在猪厂的。你还不说实话?"

刘喜奎一看到这半个苹果,先是一愣。他确实曾在猪厂丢过半个苹果,但他不信仅凭半个苹果就能定罪。"这是半个苹果,你们谁能证明就是我丢下的呢?拿出证据来,不是我我也认了,莫名其妙!"

胡子文见刘喜奎如此顽固,知道他不会主动认罪了。"既然他一再不醒悟,那你就把真相说给他听,咱们也该收场了。"

与胡子文同来的警察盯着刘喜奎,严肃地说:"我们在案发第二天早上,从猪厂圈栏下发现了吃剩的半个苹果,又在这半个苹果上发现了少量血迹。你前几天不是去过县医院吗?你患有坏血病,苹果上的血迹就是你留下的。你化验时采的血与半个苹果上留下的血,经科学的DNA检测,认定是同一人的血液。因此证明你去过猪厂。你在猪厂搅得猪叫声大作,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后,你又实现了最终目标,十万元到手随后溜之大吉。"

长期从事赌博不学无术的刘喜奎,不知道什么是检测,更不懂得DNA又是什么东西,但警方阐述的现场过程就像他们是亲眼看到似的,他害怕了,一时竟无言以对。

"带走!" 胡子文喝了一声,然后带刘喜奎回了局里。在局里,在强大的法律面前,刘喜奎不得不交代了犯罪的经过,还把未来得及挥霍的九万多元交给了警方。

事后,周丁玉逢人便说,是警方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先进的科学技术挽回了他的损失。同时他也经常提起自己当初不以为然的那半个苹果。

转载文章请注明链接和出处:https://daybao.com/story/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 0条,466人围观)
这里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