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珠奇案

2024-04-23 833 阅读 0 评论
内容页赞助商

  秀才柳知秋与杨怀春自书院同归,二人并肩行至杨府门前,已是夕阳如血,离柳家尚有二十里之遥。杨怀春盛情邀请柳知秋留宿一晚,待明日再送他回家。

  时值二月春光明媚,黄昏时分,燕子纷纷归巢。柳知秋应邀进入杨怀春的书房,听闻燕鸣声声,抬头望去,只见梁间有四只燕子翩翩起舞,其中两只似乎在进行一场激烈的较量,打得难解难分。突然间,一坨鸟粪不偏不倚地落在柳知秋的额头之上。他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祥之感,暗自嘀咕:“这鸟粪落在额头,必有厄运降临!”于是,他心烦意乱地说了声“倒霉”,急忙前往杨家澡房清洗。

  沐浴过后,柳知秋头发蓬松,回到书房寻找头巾。不料,他竟在书桌上发现了一颗熠熠生辉的珠子。他拿起珠子仔细端详,顿时大惊失色,竟连招呼都未与杨怀春打,便匆匆赶回家中。

  知府黄开运赴宴归府,途中遇到一条宽阔的河流。他刚下轿准备过河,突然听到一阵嘤嘤的哭泣声。抬头望去,只见河边急水滩头,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披头散发,掩面而泣。

  黄知府心中纳闷,心想这女子究竟是谁家之女,青天白日之下竟在河边抛头露面,哭得如此伤心,莫非有冤情?他正欲上前询问,却见女子突然跳进湍急的河水中。

  黄知府大惊失色,连忙喊道:“不好!有人寻死!”他立即命令手下救人。然而,河水深且流急,手下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女子救上岸并让她恢复呼吸。

  女子缓过气来后,并未对救命之恩表示感谢,反而哭泣着说:“谁让你们救我的?”黄知府感到十分奇怪,问道:“姑娘,难道救你还救错了不成?”

  女子见知府一身官服,知他是个官员,于是连忙行礼道:“大人,您救得了我一时,却救不了我一世!”黄知府见女子举止得体,言谈有礼,便仔细打量她。虽然她浑身湿透,但衣着华丽,佩饰富贵,双眉紧蹙,面带泪痕,却更显风情万种,迷人至极。黄知府心想,这女子看起来不似寻常百姓家之女,倒像是豪门少妇。

  黄知府心中疑惑,这女子既无丫环使女陪伴,又为何孤身一人来到河边寻死?于是他问道:“姑娘看你穿戴风度,不似贫贱之人,倒像个豪门少妇。自古蝼蚁尚且偷生,你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女子,怎会自寻短见呢?”

  女子叹息着说:“大人不知,小女子在家中闭门不出,却祸从天降。无缘无故被丈夫休弃,又被娘家驱逐!如今,天下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地,不死又能怎样?”

  原来,这女子正是柳知秋之妻方黄莲。去年她与柳知秋喜结连理,夫妻恩爱有加。然而,昨日黄昏时分,柳知秋突然回家,对方黄莲说她娘家有急事,派小轿将她送回娘家。方黄莲在娘家仅住了一夜,今早起来便见父亲全身发抖、面带怒容,扔过一封休书骂她败坏门风,不由分说将她逐出家门。方黄莲茫然不知所措,孤身弱女无处可去,这才来到河边寻死。

  正说话间,一阵寒风吹过,吹得方黄莲湿漉漉的身子直打颤。黄知府见此情景说道:“此地不是说话之所,你且随我回衙门细说详情。”说完便让女子坐轿,自带随从过河回衙。

  黄知府将方黄莲带回衙门后,吩咐仆妇给她换了干衣,捧上热汤御寒,再把她叫到跟前询问。然而,方黄莲也不知道丈夫为何突然休她。她回顾成亲以来的日子,一直恪守妇道、敬奉公婆、和谐邻里,这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让她感到十分困惑。

  黄知府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让方黄莲到后堂休息,并写了一张帖子请柳知秋前来。考虑到此事涉及人家隐私,黄知府并未在大堂上审理此案,而是将柳知秋安排在一间书房内,外面有衙役把守,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奉上茶后,黄知府缓缓询问柳秀才因何无故休妻。

  柳知秋稍显愣神,知府便将今日河边救下投河女子的经过娓娓道来,他温和地说:“此地唯你我二人,无旁人在场,你无需顾虑。我必会为你保密。”

  然而,柳知秋再三犹豫,仍是不愿开口。知府见状,面色一沉,严肃地道:“柳秀才,你可知君子应先修身齐家,而后方能治国平天下?你今日无故休妻,已然失了君子之道,更因此导致方氏寻死。我原本可将此事作为大案呈上公堂,但念及柳府、方家都是官宦之家,为免声誉受损,才在此私下询问。你若再支支吾吾,休怪我公堂之上审问你了!”

  柳知秋见知府发怒,长叹一声,无奈地说:“大人啊,家门不幸,我娶的竟是淫邪之女,令我蒙羞,更让柳家门楣无光啊!”

  知府听闻奸情之事,眉头紧锁,道:“切莫妄言,我观你妻面相端正、举止得体,绝非邪淫之人。你若要指控奸情,须有确凿证据,不可冤枉无辜!”

  柳知秋急忙解释:“大人啊,知人知面不知心。若非我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昨日放学途中,我路过杨家,竟见杨怀春书桌上放着我家的宝珠。”

  这珠子是柳家的镇家之宝,名为退墨宝珠,产自安南国大湄公河畔,价值万两黄金。此珠不仅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更有其他珠子所不具备的神奇之处:只需将此珠在纸上轻轻一碾,墨字便立即消退,使原本写有墨字的纸张恢复洁白无瑕。这颗宝珠是柳知秋的祖先在安南经商时高价购得,作为传家之宝留传至今。

  柳知秋深爱着方黄莲,新婚之夜,他将这颗宝珠作为定情之物赠予爱妻,二人誓言生死相依、永不变心。然而,昨日柳知秋竟在杨怀春的书桌上见到了自家的宝珠,他立刻怀疑是妻子私情相赠,气得浑身发抖。他本想当场质问杨怀春,但想到这种丑事若在杨家闹开,只会惹人耻笑,有损颜面。于是,柳知秋强忍怒火,连夜赶回家中,打算找那贱人算账,甚至想要杀了她以解心头之恨!

  然而,在回家的路上,柳知秋逐渐冷静下来,回想起与妻子的恩爱时光,心中的怒火不禁平息了大半。他又想到柳家乃高门大户,若因此事打妻、杀妻,必将有辱门风。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柳知秋认为此事最好冷处理。于是,他想出一条计策,回家告诉妻子娘家有急事,让她连夜回家。他安排了一顶小轿,将妻子送回娘家。第二天清晨,他又写下一封休书,让家人快马加鞭送给方黄莲的父亲。

  方父是个老秀才,自幼熟读孔孟之书,恪守周公之礼,深信“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道理。见到女儿突然回家,又接到女婿的休书,他几乎昏厥过去。他何等聪明,立刻猜到女儿可能做了有违妇道之事,女婿为了顾及颜面才选择这种冷处理的方式。

  方父想到方家世代清白,出了这样的贱女实在有辱门楣。他本想将女儿打死以正家风,但念及骨肉之情又于心不忍,最终只能将女儿逐出家门!

  黄知府听完柳知秋的叙述,心中对奸情之说已有几分相信。于是,他决定亲自出马,将柳知秋留在衙门,自己则率领众衙役气势汹汹地赶到杨怀春家。

  杨怀春正在家中闲坐,见知府带着一群公差突然闯入,不禁一愣。他正要起身迎接,知府却一声大喝:“给我拿下!”众衙役如狼似虎,瞬间将杨怀春五花大绑起来。

  杨怀春大声呼喊:“我并未犯法,大人为何要抓我?”

  知府冷笑一声:“犯没犯法,一会儿自见分晓,你自己说了不算!”

  杨怀春继续喊冤,但知府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说:“冤不冤,到了大堂上自有公断!”

  于是,知府带着众人,押着杨怀春直奔书房。经过一番搜查,果然从书房中搜出一颗带有淡淡香味、小巧圆润的宝珠。

  杨怀春见状,惊得目瞪口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知府见状,心中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于是立即押着杨怀春回到府衙升堂问案。

  在堂上,知府见杨怀春仍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便传柳知秋和方黄莲上堂,打算来个三人对质,逼杨怀春招供如何勾引方黄莲、私赠宝珠的罪行。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杨怀春和方黄莲在堂上竟异口同声地喊冤。方黄莲见到杨怀春,也像是根本不认识他一样。当知府质问她与杨怀春是否有私情时,她高声大喊冤枉。

  知府见二人如此顽固不化,不禁怒火中烧。他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你们两个休想隐瞒!本府已搜到证物,不怕你们不招!”说着,他亮出了那颗退墨宝珠。

  方黄莲见状大吃一惊,说道:“这是我的珠子!日前突然不见了,家里找遍了也找不到,怎么会在大人手上?你是在哪儿找到的?”

  知府冷笑一声,说道:“你不要再装了!此珠本府自有来源。它本是你丈夫赠给你的定情之物,平日你放在何处?”

  方黄莲回答道:“为了方便寻找,我平日把它放在梳妆盒盖上。不知怎么突然就不见了,我找遍了家里也没找到。本来想等丈夫回来后告诉他,谁知他一回来就说我家有急事,把我送回娘家。没想到竟会在这里见到我的宝珠!大人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知府冷笑一声,说道:“你说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此珠是本府在杨怀春书房搜到的!”

  方黄莲一愣,说道:“竟有这等事!这真是天大的冤枉!”

  知府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冤枉?柳家乃高门大户,家风严谨,外人不得随便出入。而且杨家与柳家相隔二十里,宝珠在你手中,一个闺中少妇的房中,除了你丈夫柳知秋,谁人敢私自进出?若不是你与杨怀春私通,相赠宝珠定情,这宝珠难道会自己飞到杨家书房去?如今证据确凿,你们赖不掉的……”

  然而,尽管知府说破了宝珠之事,杨怀春和方黄莲却依然矢口否认,拒不招供。知府不禁陷入了沉思,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柳知秋见二人拒不认罪,怒火中烧,对知府道:“大人!常言道,重赏之下有勇夫,重刑之下有懦夫。如今证据确凿,他们却仍不招供,大人何不动用大刑,逼他们招供?”

  知府本已对杨怀春和方黄莲的顽固态度感到恼恨,听柳知秋这么一说,更是勃然大怒,下令衙役动用大刑。

  杨怀春虽是个文弱书生,方黄莲也只是个柔弱女子,哪里经受得住大刑的折磨。在残酷的刑罚面前,他们最终不得不屈服,招供了私情。方黄莲承认,在娘家时便与杨怀春有染,嫁给柳知秋后,二人仍暗中来往,私通款曲。为表真心,方黄莲还将丈夫赠予的宝珠送给了杨怀春。

  黄知府一向以读圣贤书、痛恨淫邪杀盗为己任,见二人招了私情,便毫不犹豫地判处了他们死刑,打入囚牢。待报上司批准后,便会在秋后问斩。而那颗退墨宝珠,则交还给了柳知秋。

  判了杨怀春和方黄莲死刑后,知府回到后衙休息,与夫人闲话家常。有丫环端来热水,知府和夫人准备洗脚。夫人弯腰到床底换鞋时,突然脸色大变,从床底提出一只绣花鞋。这只鞋的出现,让原本平静的后衙瞬间掀起了轩然大波。

  夫人怒火中烧,揪着黄知府的耳朵大声质问这只绣鞋的来历。黄知府看到这只突如其来的红绣鞋,也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夫人的怒火越烧越旺,狂呼大吼着撕打知府,惊动了府中的丫环和仆役们,他们纷纷过来劝架。

  这时,一个快嘴快舌的小丫环看到了这只惹祸的绣鞋,她冒出一句话说:“这不是少奶奶的那双鞋吗,怎么只见到这一只?”她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吓得捂嘴不敢再言。

  这话偏让夫人听见了,她当场追问小丫环。小丫环是知府儿媳的贴身丫头,知府上任时带了家眷同住府衙后院。夫人一审问得知这只鞋是儿媳的,她本就是个性情凶悍的人,此时更是怒火中烧,不顾一切地冲进儿媳房中大吵大闹。无论儿媳怎样哭着解释,夫人就是不信,儿媳经此一闹,最终悬梁自尽了。

  家中突遭此变,知府一时惊愕不已。他一向克己复礼、循规蹈矩,治家严格有方,儿子读书用功又孝顺,儿媳也知书识礼,他实在想不通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更让他不解的是,儿媳跟他隔了好几间房和几道门,那只红绣鞋怎么会跑到自己的床底下去?他怀疑莫非有鬼神妖怪作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一夜,知府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下半夜,他听到床下一阵“吱吱呀呀”的响声,吵得他万分恼火。于是,他起床点亮蜡烛,钻进床底查看。只见几只老鼠正在拖东西,老鼠见到有人端灯来照,惊慌乱蹿,钻进了地洞。知府借着灯光,发现床底有个老鼠洞,洞口还有鞋、袜、丝、纱、布、果、米、谷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知府恍然大悟,想来是这房屋老旧,老鼠在床底打了地洞。而这个洞估计直通儿媳妇的房间。他立刻喊起夫人,叫来家人和仆役,到各房寻找老鼠洞。结果发现不仅自己和儿媳房中有老鼠洞,丫环、仆人房中,以及厨房、厕所都有老鼠洞。这一切的谜团终于解开了,原来只是一场由老鼠引起的误会和悲剧。

  知府要洗清这份耻辱,命仆人拿起锄头顺着老鼠洞猛挖。随着挖掘的深入,他们发现府衙后院地下几乎被老鼠打空,地底下老鼠窝连窝、洞连洞,犹如一个复杂的迷宫。在挖掘过程中,他们不仅找到了儿媳丢失的那只红绣鞋,还找到了许多过去丢失且寻不着的东西。这一切证据表明,红绣鞋确实是老鼠叼进知府床底的,他的儿媳是清白无辜的。

  面对这样的结果,知府和夫人懊悔不已,痛哭冤死的媳妇。他们意识到,自家儿媳蒙受了不白之冤,而这一切竟然是由一群老鼠引起的。知府暗叹世事千奇百怪,有些是非黑白并不是用常规思维就能明断的。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有时即使亲眼所见,也不一定就是真相。

  儿媳被夫人冤死,黄知府心中万分悲痛,在家坐卧不宁。为了排解心中的郁闷,他决定带着师爷换上便服,下乡去散散心。他们在乡下游玩了几天,最后转到了柳知秋家。柳知秋见到知府来访,自然热情接待。

  在柳知秋家中,知府和师爷度过了愉快的时光。他们一起喝酒吃饭,还玩了几圈麻将。然而,在一次寻找骰子的过程中,他们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燕窝。知府顺着燕鸣声望去,只见燕窝中住着两只燕子。师爷见状,笑着搭起梯子凑近燕窝,将两只燕子赶走,并从中找到了那粒丢失的骰子,以及那颗退墨宝珠。

  柳知秋一见珠子,惊讶地说:“怪哉,我的退墨宝珠在太爷归还后,拿回来放在房中砚盖上,怎么会跑到鸟窝里了?”师爷见多识广,解释说这种燕子叫“盗蛋燕”,它们喜欢偷食同类蛋卵,并常常将大小相似的圆形物当作自己的蛋叼回巢中。因为“盗蛋燕”喜欢香味,所以它们经常将窝筑在小姐闺房或读书人书房里。

  知府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决定亲自将退墨宝珠重新放回燕窝中观察情况。他们等了几天,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正当柳知秋和师爷不耐烦时,知府却耐着性子继续等待。第七天,窝里的两只燕子出去寻食时,突然飞来两只白颈黑身绿尾的燕子直扑燕窝。一只燕子叼走了窝中的蛋,另一只则叼走了退墨宝珠。

  柳知秋见状急得团团转,这可是他的无价之宝啊!然而知府却笑着说让他不要着急,带着他和师爷坐上轿子,朝二十里外的一户人家赶去。当他们来到这户人家门前时,柳知秋大吃一惊:这不是杨怀春家吗?

  知府没有理会柳知秋的惊讶,带着师爷直接进了杨家的书房。他们看到墙梁上有个燕窝,窝中的双燕正在呢喃。知府叫杨家人搬来梯子,他亲自爬到燕巢中,居然找到了那颗退墨宝珠。

  柳知秋看着知府从燕窝里取出珠子,一时惊得目瞪口呆。他结结巴巴地说:“大……大人,这……这么说来,我妻和杨怀春,都是冤枉的?”知府点点头说:“不错,这是个冤案。若不是本官细心探查,你妻和杨秀才可能冤沉海底了!”

  知府因老鼠衔鞋之事,开始反思杨怀春、方黄莲一案。他回想起那一男一女的形象,觉得杨怀春虽然年轻英俊,但面色清白无邪,并不像作奸犯科之人;而方黄莲,无论是河边遇难还是公堂审问,都面色纯洁,举止端正,没有淫贱之相。只因搜出了退墨宝珠,知府便唯物证是问,强逼他们招供。现在看来,所谓私通的结论,是否下得太草率了呢?

  细想那退墨宝珠既然是方黄莲相赠之物,杨怀春不可能不避人耳目地将其放在书桌上。在柳知秋无意中看见后,这么长的时间内,他竟没有转移到其他地方,难道是他根本没留心看到这颗珠子吗?知府开始怀疑可能是老鼠作怪,但细思柳杨两家相隔二十里,老鼠不可能有那么强的能力,把洞掏到那么远。那既不是老鼠,又是何故呢?

  知府毕竟是个清官,深知人命关天,不能儿戏。于是,他借下乡之机,暗探此案详情。他先到杨怀春家,在杨怀春的书房住了几天,什么都没查到,只发现房中墙梁上有个燕子窝,栖息着一对白颈黑身绿尾的燕子。有一天,这两只燕子出门后,来了一对同样的燕子,直进燕窝里翻弄捣乱,像贼一样偷走窝中的燕蛋。杨家的那两只燕子突然飞回,见有入侵者,就把那两只来偷蛋的贼燕挡在屋里,四只燕子拼命啄斗,直打得碎羽乱飞、鲜血淋淋。打斗中,两只入侵者衔的蛋掉在地上摔碎,它们自己夺路飞逃。杨家的那两只燕子对摔碎的蛋悲鸣不已。知府对此感到十分惊奇,又十分不解。

  后来,知府到了柳家,见柳知秋的房中也有同样的窝巢,巢中住着同样一对白颈黑身绿尾的燕子。他心里不由一动,联想到之前在杨家见到的情景。后来,当麻将骰子不见时,亏得见多识广的师爷在燕窝中找到,还找到了退墨宝珠。师爷解释说,这种燕子喜欢盗取同类之蛋,导致燕窝中的蛋常常不见。燕子找不到自己的蛋,又在人屋里悲鸣寻找,常常会将圆滑之物当作蛋叼进窝里,但又保不住再有“盗蛋燕”来偷走。

  知府因此推断:柳家的退墨宝珠突然在杨家出现,可能跟这种燕子有关。于是,他将珠子放回柳家的燕窝,在房中守株待兔。不想七日后,果然有一对燕子飞到这儿来叼走了珠子。知府认出来做贼的燕子,正是杨怀春书房窝中的那两只。他估计它们曾在柳家偷过蛋,所以一进来就轻车熟路直扑窝中。

  当日大堂审珠时,方黄莲曾说在家时,她爱把退墨宝珠放在梳妆盒上,十分明显好找。知府想,可能是柳家的两只“盗蛋燕”窝中之蛋被偷,就在屋中乱寻,错把方黄莲的退墨宝珠当作自己的蛋,衔进了窝里。而柳知秋在杨怀春的书桌上发现这只退墨宝珠,应该是杨家燕子刚从柳家燕窝偷来的,被柳家的双燕发现,追到杨家抢夺。四燕急斗中使珠子掉在桌上。

  知府这一问,柳知秋记起,那日黄昏,杨家屋梁间确有四只燕子打作一团,还有一团燕屎掉在自己头上。如此一来,确凿证明柳家的退墨宝珠落到杨家书桌上,并非方黄莲所赠,而是“盗蛋燕”所偷。二人的私通之说,自然子虚乌有。知府详查细访破了此案,为含冤受屈者洗清污名,不枉是个清官。

转载文章请注明链接和出处:https://daybao.com/story/55.html
内容页赞助商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 0条,834人围观)
这里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