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造棺

2024-01-25 465 阅读 0 评论

在民国时期,胶东半岛上有个叫陆全的中年人,他的技艺非凡,专门打造棺材。他不仅擅长制作棺材,还拥有一手精妙的绘画技艺,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在棺材上绘制出栩栩如生的彩画。这使得他的生意异常红火。

某天,陆全受邀到二十里外的聂家庄为户主打造棺材。中午,户主热情款待他,拿出珍藏多年的老酒。然而,陆全因贪杯而喝得有些过量,导致下午工作时稍显笨拙,进度受到影响,直到天色渐暗才完成工作。户主点亮灯火,陆全在昏黄的灯光下给棺材上了两遍黑漆,待漆风干后,又在棺材上绘制了精美的画作。

完工后,已近午夜时分。陆全领取了工钱,背起工具,匆匆告别户主往家中赶去。行至半路,他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呼唤他的名字。他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月光下站着一个老婆婆。

老婆婆上前询问:“你就是那位善于打造棺材的陆全吗?我希望能请你为我们打造两口棺材。”陆全点头答应,表示可以按客户要求定制。

老婆婆提议:“既然如此,不如就定在今晚吧!”

陆全感到惊讶:“今晚?现在可是半夜啊,一片漆黑,我无法看清木材的质地和纹理,打造棺材需要精细的手艺,这样会很容易出错的。”

老婆婆却毫不在意:“我们不需要太过精细,只要能用就行。”

尽管有些为难,陆全还是试图与老婆婆商量:“天色已晚,我明天的活儿还等着我呢。要不我把明天的活儿往后推推,明天一早来给你们先打,你看这样如何?”

老婆婆沉默片刻后回答:“还是今晚就完成吧。明天我和老伴都要去走亲戚,家里没人。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愿意出十块大洋作为报酬。你看如何?”

这番话让陆全震惊不已。十块大洋?这笔钱足够他打造十口棺材了!

老婆婆见陆全呆立不语,不耐烦地催促:“你到底能不能做?给个痛快话!”

“能,当然能!我这就去准备!”陆全回过神来,急忙回答。

老婆婆不再说话,转身朝旁边的小路走去。她步履轻盈,走得飞快。尽管陆全使出浑身解数追赶,却始终保持五六米的距离跟在她身后。他心中感叹自己多年行走江湖练就的脚力竟比不上她那双“三寸金莲”。

正胡思乱想之际,老婆婆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他说:“到了!”陆全抬头望去,四周全是碗口粗的枣树,并未见到任何院落。他疑惑地问道:“老婆婆,这是什么地方?不是要去你家打棺材吗?”

老婆婆听他这么问,轻声笑了:“我也没有说要去我家打棺材啊!这是我家种的枣树林,一共二十棵枣树。说实话,我真不忍心把它们砍掉打棺材。这些年来,它们为我们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没办法啊,我们辛辛苦苦一辈子,不能到死连口棺材都买不起啊!与其让这些枣树落入坏人手中,还不如我们自己把它们砍掉做成棺材呢!”

老婆婆的话让陆全心生好奇,他忍不住询问:“这些枣树怎么会落入恶人之手?难道有人会来抢夺吗?”

老婆婆没有回答陆全的问题,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她轻叹了口气,像是在隐藏着什么秘密。陆全很识趣,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他在枣林里转了转,有些焦虑地对老婆婆说:“老大娘,你知道的,枣树木质很硬,刨起来很费劲。我看光刨树就得需要一两天的时间啊!”

老婆婆摆摆手,安慰他说:“你放心,我们家枣树和别人家不一样,根浅得很,不结实。你只要用镐刨几下就能倒一棵,不费事的。”

陆全听后瞪大了眼睛,他以前也帮人刨过枣树,几个壮劳力累得汗流浃背,大半天才能刨倒一棵。老婆婆说她家的枣树几下就能倒一棵,这怎么可能呢?难道她家的枣树是纸糊的吗?

老婆婆转身向枣林的西南角大声喊道:“老头子,赶紧过来吧!打棺材的师傅来了,你搭把手,帮忙把枣树给刨了!”

不一会儿,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丈举着两个纸灯笼跑了过来。他冲陆全点了点头,将灯笼挂在树枝上,然后对陆全说:“我没带家伙,借你的镐用一下吧!”说完,不等陆全答应,就从他的手中拿过镐,转身走到旁边一棵枣树跟前。

只见老丈吐了两口唾沫在手心,铆足劲往树根上砍去。陆全心想,这老丈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还能刨树?就在他愣神的工夫,老丈几镐下去,已将那棵碗口粗的枣树刨倒在地。

陆全赶紧从背包中掏出尺子走到那棵枣树旁计量一番,然后对老丈说:“老大爷,刨十棵树就够打两口棺材了,可别多刨了啊!”

老丈还没来得及应声,一旁的老婆婆却怒气冲冲地嚷嚷道:“全都刨了,一棵也不留,全都用来打成棺材!”

陆全说:“二十棵枣树打两口棺材,料太多,棺材可能太大了。”

老婆婆仍旧怒不可遏地说:“大就大吧,反正是我们自己用了,也总比留给那些畜牲强!”

陆全见老婆婆忽然发这么大火,也就不再多嘴,埋头干活。他觉得有些奇怪的是,白天用时还感觉有些发钝的工具此时却好像锋利无比。不管是砍、刨、锯、凿都不费什么力气。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别人家的枣树那么硬,难道他们家的枣树真的与众不同?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过后,老丈已把二十棵枣树全都刨倒了。他走到陆全跟前说啥也要给他打下手。老丈对他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学过木匠可惜只会打风箱。陆全听老丈说话的声音很是和蔼便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的头上和脸上有好几道伤口伤口旁还有血迹好像刚刚被人家砍过的样子。陆全想问老丈怎么回事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怕自己问多了讨嫌。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陆全在老丈的帮助下终于把两口棺材打好了。他认真地给棺材上了漆又画上画一通忙活下来附近村庄的鸡已开始叫头遍。

老婆婆提着灯笼围着棺材看了又看不住声地夸陆全手艺好。陆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等着他们给他工钱。老婆婆却不好意思地对他说:“你的工钱嘛还得麻烦你自己去赵家庄找一个叫孟小四的要。他是我弟弟你就说是我让你去取放在他那里的十块大洋他就会给你的。”

陆全知道那个赵家庄离他们村不是很远就六七里路于是就答应了。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顺着来路往回走不久便拐上了回村的大路。陆全到家后天还不明又累又饿吃了一碗妻子给他留的凉面然后上炕倒头就睡。

天大亮后,陆全还在熟睡,忽然听到外面有人砸门,他赶紧爬起来打开门,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手里拎着一把斧头站在外面。陆全定睛一看,那不是自己的斧头吗?怎么会在他那里,难道是昨晚自己走得急,掉在了路上?

中年男子把斧头扔到陆全面前的地上,怒道:“我在我家的枣林里拣到了这把斧头,斧柄上刻有你的名字。你老实交代,是你把我家枣树偷去了吧?”

“你是谁?谁偷你家枣树了,你可别血口喷人!”陆全也急了。

“我是赵家庄的,我叫赵玉涛,今早我去后山,发现我家枣树被偷了,在现场发现了你的斧头,你还不承认枣树是你偷的?!“赵玉涛气急败坏地吼道。

陆全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赶紧满脸堆笑地对赵玉涛说:“昨晚那个老丈和老婆婆是你爹娘吧,你看这事闹的。昨晚我回家时,他们在半路上拦住我,说啥也要我帮忙把那些枣树打成棺材,我就帮忙打了,一共打了两口,难道他们事先没把打棺材的事给你说?”

“放屁!”赵玉涛暴跳如雷,对陆全破口大骂,“我爹娘已经死了,前天刚下的葬,你少在这里唬我,赶紧赔我枣树!”

陆全一下愣住了:“怎么可能?!昨晚明明就是有两个老人让我给他们打棺材啊,难道他们不是你爹娘?可他们口口声声说那片枣林是他们家的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正僵持不下。这时,一个老者出来打圆场,他对陆全说:“陆全,据我所知,这个赵玉涛的爹娘确实已经过世,而你却说他爹娘让你帮忙打棺材,那棺材呢,哪去了?总不能在他爹娘的坟里吧?”

赵玉涛插嘴道:“我爹娘下葬时根本就没打棺材!”

陆全愣了一会儿,突然蹦着高,斩钉截铁地说:“我敢保证,那两口棺材就在他爹娘的坟里,不信咱们就去挖开他爹娘的坟看看!”

老者看了看赵玉涛,征求他的意见。赵玉涛也蹦着高地说:“挖就挖,如果我爹娘坟里没棺材,我和你没完!”

老者赶忙找了几个小伙子,扛上锨,浩浩荡荡地跟着赵玉涛去赵家庄挖他爹娘的坟。路上,老者悄悄把陆全拉到一旁,对他说:“你确信那两口棺材就在他爹娘的坟里?这种事可不能凭空胡说!”陆全却拍着胸脯回答:“我冥冥之中感觉到那两口棺材肯定就在他爹娘坟里,你就放心吧!”

赵玉涛爹娘的坟就在那片枣林的西南角,坟上的土有些松软、潮湿,好似被翻开过一样。大家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就把坟挖开了。当看到坟里的景象时,众人惊呆了!

坟里并排摆着两口硕大的棺材!

赵玉涛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双腿一软,当场瘫倒在地。陆全说的那两个老人,居然真的是他的爹娘,但他们明明已经去世了啊!

陆全也愣住了,难道昨晚见到的那两个老人是鬼?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轻声说道:“昨晚我打完棺材后,老婆婆还让我去赵家庄找她弟弟孟小四要工钱……”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从远处跑来,他看到赵玉涛爹娘坟里的棺材后,大惊失色地说:“原来这竟是真的!”

众人把他扶到一旁坐下,他吸了一口烟,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叫孟小四,是赵玉涛的舅舅。今早天快亮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姐对我说,她让人把她家枣树打成了棺材,过两天人家会来找我要工钱,让我把她寄放在我这里的十块大洋给人家。我觉得这个梦有些奇怪,所以吃过早饭就到姐姐和姐夫的坟地来看看,没想到,这片枣树还真被打成了棺材!”

众人听了,都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后来,陆全打听到了赵玉涛和他爹娘的事情。

原来,赵玉涛的父亲叫赵老蔫,已经七十多岁了。他和老伴靠几亩薄地和枣林过日子。赵玉涛原本是个好孩子,但结婚生子后却染上了赌瘾,输光了全部家当,还欠了外债。讨债的人天天上门来要钱。赵玉涛的妻子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带着孩子离开了。赵玉涛不但没有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找父母要钱。如果父母不给,他就动手打人。

赵老蔫和老伴怕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十块大洋被儿子抢走,就偷偷把钱放在了弟弟孟小四那里。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几个来讨债的人找上了赵玉涛。赵老蔫和老伴听到消息后赶来保护儿子,却被那些人杀害了。

村里有人主张去报官,但赵玉涛却拒绝了。他说人都已经死了,还报什么官。

族长来到他家询问如何处理父母的丧事。

赵玉涛说没有钱操办,然后把炕席揭下来把父母的尸体裹起来,对族长说:“找几个人把他们抬到坟地,挖个坑埋掉就行了!”族长非常生气,但还是压住了怒火说:“他们是为了保护你而死的,你就这么打发他们?”赵玉涛回答说:“我家的枣林早让我输掉了,人家过几天就来砍树了。”族长一听大怒:“我们赵氏家族怎么出了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但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找了几个人帮忙在枣林里挖了个坑将他们埋了。

陆全听到这里心里很难过。他想到赵玉涛的忤逆和不孝,想到赵玉涛爹娘的凄苦和无奈。他决定不拿孟小四给的那十块大洋了。孟小四曾到他家来送钱也被他拒绝了。他对孟小四说:“就用那些钱多给他们买些纸钱吧!”

转载文章请注明链接和出处:https://daybao.com/story/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 0条,466人围观)
这里空空如也~~